设计师如何改变世界

2010 January 16

昨天无意间在网上看到加拿大资深平面设计师戴博曼(David B.Berman)的这本书《Do Good Design: How Designers Can Change the World》,去年在国内也翻译出版了它的中文版《做好设计:设计师可以改变世界》,并由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王敏作序。

豆瓣上对这本书的介绍是这样的:这是由一位坚信“个人可以改变世界”的加拿大资深平面设计师撰写的小书。作者用游记式的行文,希图改造后工业文明中我们对于“造物”那咄咄张狂但又窃窃嗫嚅的可笑面貌的执迷不悟。

用多国语言表述的 Don't just do good design. Do Good.我们每天都被身边形形色色的广告和平面设计所吸引和影响,这些广告利用各种心理的诉求和视觉上的影像影响着我们,那些牟利的商业性广告勾起我们拥有的欲望,使我们无意中陷入“过度消费”的境地。设计师在这个过程中起了重要的传播和引导的作用,他们被逐利的资本所控制,以自己的作品去说服大众去追逐那些被厂商所创造出来的需求。Berman认为设计师拥有用自己的作品影响大众的力量,他们有两个选择——绘制美丽的画面刺激过度消费,或用视觉传达重整世界。Berman呼吁设计师们不仅仅做好的设计,而且要做有益的设计(don’t just do good design, do good,右图就是这句话用多国语言的表述,是Do Good Design书中的一页)。

在2000年重新刊发并有三十几位设计界名人签署的《当务之急宣言(First Thing First Manifesto)》中(原版由英国设计名人Ken Garland在1964年出版),也倡导设计师在非商业的社会事务中重新界定设计的价值,反对设计师为各种牟利产品浪费才智,倡导设计师致力于文化、教育、科学以及社会公益事业的传播。

设计师们正在为小狗饼干、咖啡、钻石、洗涤灵、发胶、香烟、信用卡、零食、淡啤酒和重型娱乐性交通工具等的售卖贡献着技术与想象力….有其他的领域更需要我们的解决问题的技能。前所未遇的环境问题、社会问题和文化危机都亟需我们的关注。

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世界,设计或许不是其中最重要的力量,但设计所传达的理念却往往在无形中影响着千千万万的大众,正如多少年之后我们都无法忘记那个大眼睛女孩渴望求知的眼神,正是因为它引发了无数人对希望工程的关注和慷慨捐赠。如果优秀的设计师们能花更多的时间进行各种有益于社会的项目的设计和传播,相信一定会激发起全社会对这些项目的认知和支持,因此Berman在书中的最后呼吁设计师们承诺每周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投身于公益设计之中,用设计的力量帮助改变世界。在Berman的网站上,已经有许多设计师们承诺了每年将共有88,608小时将致力于公益设计。

延伸阅读:
1. David Berman的网站上关于本书的相关资源链接
2. David Berman在2009年8月在墨尔本设计节上谈设计与社会责任(视频)

One Response leave one →
  1. Oliver Ding permalink*
    January 17, 2010

    戴博曼倡导的观念,其实可以推而广之到任何的专业服务领域,以及职业领域。我前一阵子在考虑社会化专业服务的话题,以及正业余的概念。如果心是自由的,专业技能就可以是自由的,就不会为商业机构所垄断。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专业服务领域的商业机构如果推广起企业社会责任,号召和鼓励员工服务于社会性事务,应该会起到三重效应,社会机构获得专业性的服务,员工也乐意尽展才华获得个人满足感,企业也建立起令人尊重的企业形象。

Leave a Reply

Note: You can use basic XHTML in your commen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ever be published.

Subscribe to this comment feed via RSS